北极游持续升温 环保可持续成挑战

随着国民经济收入的增加,常规的新马泰、欧洲十日游已经满足不了国人对于旅游的猎奇心理,赴南北两极等旅游正日益火热。
每年的10月至来年的2月,如果你恰好来到北极圈旅行,夜间在城市旅店的床榻上时,不妨拉开窗帘,因为很有可能在不经意间,极光便漂浮在夜空,向你展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随着国民经济收入的增加,常规的新马泰、欧洲十日游已经满足不了国人对于旅游的猎奇心理,赴南北两极等旅游正日益火热。

数据显示,北极旅游的游客数量过去几年迎来了爆发式增长。据携程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资料显示,2017年,芬兰、挪威、冰岛等北极国家接待的中国游客数量增长率保持在50%-100%,携程北极线路收客在10000人以上,同比增长160%。

但与此同时,旅客数量指数型上升的趋势对北极地区城市的承载能力和生态环境都带来了考验。发展旅游业经验仍显不足、旅游景点的配套设施尚待完善、游客与当地居民生活习惯不尽相同等等,都是这些城市面临的几大问题。

但这些也许只是美丽的烦恼,毕竟,对于许多北极圈内的城市来说,游客为它们带来的经济收入数额不菲。作为北极圈内最热闹的城市之一,特隆姆瑟人口只有7.5万,“如果没有每年来自世界各地将近50万的游客和他们为我们带来的经济收入,这里的许多餐厅和商铺将无法维持运营。”挪威特隆姆瑟旅游局局长Chris Hudson对记者说道。

赴北极圈城市旅客成倍增长

1月底的特隆姆瑟白天只有三到四个小时,对于生活在正常“白加黑”经度中的旅客而言也许有点难以适应,但这并未影响他们对于极光、冰川和北极熊的追逐。

从2009到2016七年间,在这个享有“北极之都”之名的挪威小镇过夜的外国游客总量翻了几倍。近几年,仅一个“追寻极光之旅”的名号,就足以吸引游客们顶着严寒纷至沓来。

据特隆姆瑟旅游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2009年,特隆姆瑟的旅游旺季是夏季的6月到9月,其中,过夜的外国游客数量在7月将近20000人,而冬季外国游客只维持在5000人左右的水平。到了2016年,冬季的外国游客人数甚至超过了夏季,其中全年游客最高峰是在2月,超过了3.5万人。

汹涌而至的旅客在冬季占满了特隆姆瑟的酒店房间,据Chris对记者透露,在冬季,这个小镇的Airbnb入住率达到100%,普通酒店的价格更是翻倍,市区的住宿价格最低也要2000挪威克朗(约合1600人民币)一晚。

挪威并不是近年来唯一一个尝到了旅游业甜头的“冰雪国家”。芬兰国家旅游局(Visit Finland)局长Paavo Virkkunen此前表示,近年来,中国到芬兰旅游的人数增长趋势强劲,中国是芬兰非常重要的旅游客源市场。芬兰国家旅游局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仅是2017年前11月,中国到芬兰的过夜旅客人数已超过32万人,已经比2016年整年的游客数量增长了34.3%。

游客们为何而来?随着中国出境游客群的旅游经验越来越丰富,一些具有地域特色的旅游体验正广受欢迎。携程旅游事业部出境游总经理肖吟元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在,中国游客“打卡”过的旅游目的地越来越多,他们开始寻求不一样的旅游体验,北极圈内的冰雪活动、观赏极光和鲸以及狗拉雪橇等特色项目便成为了热门。

此外,反季节的旅游偏好也是北极旅游受到青睐的另一原因。挪威外交部安全政策与高北事务司负责人米图恩对记者表示:“作为一个挪威人来说,挪威这么冷,我就会想去一些温暖的地方享受我的假期,我觉得亚洲尤其是中国人则刚好相反,想从热的地方去寒冷的地方。”

强劲的中国市场为各北极国家带来了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如何进一步发展北极圈内的旅游资源也逐渐成为各大政府关心的议题。Chris对本报记者表示,特隆姆瑟政府已正在力促与中国开通直飞航线和新建酒店,以满足日益旺盛的游客的需求。俄罗斯政府分析中心的首席顾问Inna Karakchiyeva也于今年2月提出,俄罗斯有必要起草一份开发北极旅游资源的提案,以促进俄罗斯北部旅游业的发展。
基础设施、环保等成挑战

然而,激增的游客也为原本静谧的北极圈带来了不小压力。以特隆姆瑟为例,在市长克丽斯廷·莱莫看来,旅游对于这座城市来说是个“新鲜事物”。在北极旅游日渐升温的情况下,这个人口密度较低且并没有什么发展旅游业经验的小镇显得有点措手不及。

基础设施跟不上是政府头疼的问题之一。游客小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许多“追光团”需要坐上大巴去偏僻的郊外,如果正巧碰上极光出现,大巴就会在路上随意停放,供游客们下车拍照。Chris认为,这样的行为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隐患,政府还没来得及为这些旅游大巴规划出合适的停车地点。

此外,在等待极光的过程中,很多洗手间因为结冰而关闭,游客情急之下迫于无奈会选择“就地解决”,这也为游客带来了不少困扰。

米图恩对记者表示,北极地区各城市许多景点附近都渺无人烟,因此许多旅游配套设施都没有发展起来。“但我认为这是一个‘美好的挑战’,我们欢迎中国游客,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然而更重要的是,随着北极旅游资源的开发,玩乐项目日渐增多,当地的居民和各行业也有些无所适从。

记者在挪威采访过程中获悉,以赏鲸活动为例,旅游行业人士认为,如果出海赏鲸的船过多,不仅带来海上交通安全问题,还将对海水和海洋生物造成污染。挪威的旅游行业已经开始要求政府制定相应的行业规则,以加强规范。

对此,特隆姆瑟旅游局特意进行了一次民意调查,了解当地居民和各行业人士对发展旅游业的态度,以及他们认为政府应如何更好地平衡经济发展和维护当地人的利益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在环保方面,克丽斯廷对记者表示:“挪威人从小就开始学会垃圾分类处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要对此有所了解,我们也要有宣传方案。”

除了挪威以外,冰岛也对旅游可持续发展表示担忧。据彭博报道,冰岛前政府曾提出要向游客征收“自然通行证(nature pass)”费用,取得的收益用来保护冰岛独特的自然资源,但未获通过。报道称,冰岛旅游部部长Thordis Gylfadottir认为,蜂拥而至的游客可能会对冰岛的自然旅游资源造成破坏,政府应该要更积极地采取措施,以保证冰岛旅游业更好地发展。

“对于许多游客来说,来到北极圈内的城市,是为了体验这里的生活,我们希望用我们真实的生活状态和方式吸引游客,将旅游业的质量保持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而不是成为一个只供玩乐的迪士尼游乐场。”Chris对记者说道。

实际上,中国也已经开始重视北极旅游的可持续性的问题。2018年1月发布的《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便指出,要坚持对北极旅游从业机构与人员进行培训和监管,致力于提高中国游客的北极环保意识,积极倡导北极的低碳旅游、生态旅游和负责任旅游,推动北极旅游业可持续发展。

肖吟元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到北极旅游的中国游客素质较高,所以不文明的现象较少。“我们的团队导游在当地也会提醒游客文明旅游,尽量不干扰当地人的生活。”他说道。 

相关产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