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广东反馈“回头看”和专项督察意见广东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倾倒十分猖獗

昨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广东反馈“回头看”和专项督察意见指出,广东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倾倒十分猖獗。2015年以来,全省危险废物非法处置倾倒案件多达200余起,非法转移倾倒点遍布全省21个地市。另外,2015年以来,广东全省非法跨界倾倒生活垃圾案件100多起,倾倒垃圾数十万吨。

2018年6月5日至7月5日,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对广东省首轮中央环保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针对固体废物污染问题统筹安排专项督察,并形成督察意见。昨日,正式向广东反馈。

据了解,危险废弃物主要来自于工业垃圾中的工业危废、城市垃圾中的医疗危废,以及生活垃圾中的其他危废。危险废物既有液态也有固态,对土壤、地下水等危害十分严重。

一些地方和部门“不担当、不碰硬”

跟近日被反馈的河北、江苏等省(区)一样,广东也存在思想认识不到位、敷衍、虚假以及表面整改的问题。

督察组指出,广东一些地方、部门和领导干部仍然存在对生态环境保护口头上重视、行动上轻视、工作上忽视的现象。例如,汕头市对练江污染治理的重要性、严肃性认识不足,时任主要领导在督察反馈后仅带队现场督导过1次,此后再未带队组织专题督办检查。

跟此前几个省区不同的是,督察组还指出,广东的一些地方和部门不担当、不碰硬。部分地区在推进整改时遇到阻力就畏缩不前、遇到问题就绕着走。尤其在打击固体废物污染犯罪方面不担当、不碰硬的问题尤为突出。

据悉,广东的黑臭水问题一直比较严重,此次也作为“回头看”期间的督察重点。反馈意见中,广东省住建部门被督察组点名。

督察组指出,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对黑臭水体整治审核把关不严,导致漏报、虚报、谎报问题时有发生。全省上报,243段黑臭水体中已有194段已完成整治工程,实现不黑不臭目标,但截至“回头看”时,有30余段已上报完成黑臭整治的水体仍为“黑臭”。

督察组要求,广东省委、省政府应根据督察反馈意见,抓紧研究制订整改方案,在30个工作日内报送国务院。整改方案和整改落实情况要按照有关规定向社会公开。

焚烧类危废处置能力缺口达15万吨/年

此次“回头看”期间,督察组针对广东固体废物污染问题,统筹安排了专项督察。督察组发现,广东省在固体废物管理方面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问题依然突出,部门协作不顺,监管打击不力,固体废物非法倾倒处置问题多发频发。

督察组发现,粤西危险废物处置中心、广东省危险废物综合处理示范中心二期、广州市废弃物安全处置中心二期、东莞虎门立沙岛危险废物综合处置工程等一批规划要求建设的重点项目一拖再拖,均未建成。韶关市的粤北危险废物处置中心虽已建成,但受所在区域血铅事件影响已停产近4年。

针对固体废物处置能力,各地政府主动谋划不够,很多地方应建未建,导致全省固体废物处置能力结构性失衡问题明显,全省焚烧类、填埋类危险废物处置能力缺口分别高达15万吨/年和10万吨/年。

督察组发现,2015年以来,广东全省危险废物非法处置倾倒案件多达200余起,非法转移倾倒点遍布全省21个地市。生活污泥违法倾倒更为猖獗,深圳、东莞、惠州等6个地市均存在非法转移倾倒污泥问题。

督察组指出,一些具备危险废物经营资质的企业常常“空手套白狼”。例如,惠州鑫隆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将自身接收的4.97万吨危险废物倒卖给4家无资质公司处置,其中1家公司2017年9月向肇庆市高要区非法倾倒危险废物90.9吨。

■ 对话

生态环境部华南督察局副局长何向红:

要保持高压态势 严打危废违法倾倒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生态环境保护是短板,而危险废物管理,是短板中的短板。为何广东固废尤其是危废问题如此突出,监管有何难度?未来如何加强监管?昨日,新京报记者专访此次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总协调人、生态环境部华南督察局副局长何向红。

新京报:广东的固废污染,尤其是危废污染和监管存在哪些问题?

何向红:广东的经济总量大、人口密集、企业较多,因而产生的固废尤其是危废量很大。同时,广东的固废尤其是危废处置能力明显不够,有的地方处置工程建到一半不了了之,还有的地方几乎就没有。此外,固废底数没有摸清,也就是有多少企业在排放固废尤其是危废、排放了多少、如何处置的,这些情况掌握得不全面、不清楚。当然政府部门监管和打击力度也不够,让一些不法企业心存侥幸,铤而走险。

新京报:危废污染在监管方面有何难度?

何向红:危险废物的监管难度很大。首先难在查明源头,发现一个危险废物倾倒点,要弄清究竟是哪个企业倾倒的,需要公安、环保等部门做大量工作。其次,一个企业究竟产生多少危险废物很难判断,需要权威专家根据企业性质、工艺水平等来判断生产量,如果企业报多少量你就认多少量,可能会有一大部分危废在私底下处理和交易。

新京报:要妥善处理固废尤其是危废,应在哪些方面加强监管?

何向红:首先要摸清底数,一个一个摸透每个企业究竟产生多大量的固废,一个简单的办法是,去某家企业蹲守一个礼拜,实地观察企业的固废产生量。广东的一个新思路也可以借鉴,就是放开市场,让市场来建设危废处置项目,让市场交易透明化、公开化。而没有价值的又需要处置的危废,可以仍由政府来兜底,政府来建设处置厂。很重要的一点是,要长期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违法倾倒、转移危废等违法行为。

案例1

揭阳市产业转移工业园非法掩埋危险废物

2016年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期间,督察组接到群众投诉:电路板提炼黄金厂位于揭阳市揭东区桂岭镇柏旺村,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危险固废倾倒在柏旺路与大岭村交界的蟒地,恶臭难闻,严重影响地下水。固废堆放地已发生两次自燃并引发山火,村民损失严重。

揭阳产业转移工业园管理委员会对问题进行了核实,2017年1月24日形成结案报告,显示业主已着手转移清理废渣。

2018年6月24日,督察人员现场检查了电路板废渣倾倒整改情况。现场检查时,揭阳产业转移工业园管理委员会称,倾倒在柏旺路和大岭村交界处的电路板废渣为废树脂粉,约3000吨于2018年5月底基本清理完毕,并实施复绿。但进一步检查发现,原堆存区域有一座高约4米已复绿的土堆,挖开表层覆土后即发现仍堆存大量废树脂粉。

案例2

广州海滔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长期非法倾倒污泥

海滔公司是广州市生活污泥主要处置企业,主要采用深度脱水和好氧发酵工艺将生活污泥综合处置为有机营养土,用于林木种植、园林绿化和园艺等。

2018年以来,群众多次举报海滔公司非法倾倒污泥以及当地主管部门监管不到位、查处不力等问题。为此,生态环境部组成督察组,于2018年5月公开约谈广州市政府,并移交问题案卷,要求地方依纪依法实施问责。2018年6月“回头看”进驻广东后,督察组将此案件作为重点进行督办。

经查,2016年1月至2018年3月,海滔公司接收约78.6万吨污泥,擅自减少无害化处置工序,将其中约30万吨含有重金属等有害物质的污泥简易处理后,连同增城区永和河清淤工程中回收的4万吨压滤脱水污泥,除案发后库存约3万吨外,其余污泥均被非法倾倒、填埋至广东多个地市。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邓琦 实习生 张金磊

(原标题: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广东反馈“回头看”和专项督察意见广东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倾倒十分猖獗)
 

相关产品

评论